中央政府网站 | 贵州省政府网站 实时天气: 设为首页 | 收藏此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两学一做
倪裔豹:扶贫路上的一颗“螺丝钉”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六盘水市国家税务局党建工作

简报

六盘水市国税局机关党委办公室编   2017年8月7日



编者按:8月4日,中共六盘水市委书记周荣在《贵州日报》(8月3日第24043号04版)对倪裔豹同志先进事迹作出批示:倪裔豹是我市脱贫攻坚主战场上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市委宣传部、六枝特区党委、政府、市扶贫局认真组织专班深挖他担任第一书记的点点滴滴,并向省级和中央级媒体推送,形成事迹材料报。



倪裔豹:扶贫路上的一颗“螺丝钉”

《贵州日报》记者陈诗宗黄瑶


       50岁,在“知天命”的年龄驻村,他偷偷写下了“离家更远,只求和群众更近、心与心更相连,尽自己绵薄之力共筑小康梦”的誓言。

四年,1000多个日日夜夜,他辗转工作于平桥、牛场、大箐三个贫困村,始终恪守着“第一书记”的“本分”:“摆脱贫困的决心依在,未来的工作路上始终坚守,为实现同步小康而努力。”

他叫倪裔豹,一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干部。

2017年5月21日下午6时10分,罹患肺癌晚期且癌细胞已扩散的他,带着对驻村工作的不舍,对贫困群众的挂念闭上了眼睛,年仅54岁。

追思

        5月22日晚10点,黔中水利枢纽之畔,一场群众自发组织的“追思会”在六枝特区牛场乡大箐村活动室举行。

追思的对象的是头天因病去世的大箐村“第一书记”倪裔豹。

狭窄的会议室中,除了投影在屏幕上“倪书记,您一路走好!”字样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大箐村村支两委、部分贫困户以及派驻牛场乡的驻村干部30多人围坐一起,共同回忆身边这位驻村干部的点点滴滴。      

一直得到倪裔豹帮助的贫困户熊启文始终不相信这个事实,那个在大冬天脱下身上棉衣直接披在自己身上的“倪书记”,竟然会“爽约”已经说了很久的“小聚”。

“隔三差五他就会给我送来大米和菜油”、“帮我找了份临时工,一年能挣万把块钱”、“劝导我要养猪喂鸡增加收入”……熊启文原本哽咽的声音,变成了抽抽搭搭的哭泣。

村党支部委员、民兵连长刘发俊回忆了第一次碰到倪裔豹的情景——刚到大箐村报道的倪裔豹,放下行李就请自己带着去走访贫困户。

        “因为临时通知我去乡里开会,我便建议他休息一下,等着我回来。”没想到的是,开完会回来的刘发俊在活动室根本找不到人,最后是在贫困户赵庆洪家找到了倪裔豹。“当时,倪书记已经走访了2家贫困户了,都是靠自己一路打听找到的。”

“他就是这么一个认真!”60多岁的贫困户李俊文接过了话茬。“我曾经专门去找倪书记反映生活困难,他竟然两次专门来实地调查,从家里的实际情况到地里种什么、圈里养什么,一一核实清楚后马上就给我们申请了低保。”

    ……

室内,气氛忧伤。几乎每个人都能回忆起倪裔豹与他们之间的“交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如今看来是那么的贴心。

窗外,大雨倾盆。老天也仿佛和大箐村的群众站在了一起,共同为这位逝去的驻村干部“流下了眼泪”。

“倪书记,您放心,您之前协调的通组水泥路和产业路已经顺利落地了,我们会踏踏实实把您未尽的事业做下去,走完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余发奋,牛场乡驻大箐村干部,誓言要用实际行动来纪念这位共同奋战脱贫攻坚一线240多个日夜的“战友”。  

心门

端午节刚过,80多岁的大箐村苗族老奶奶杨杨氏又杵着拐杖来找倪裔豹了。

因为在走访中发现杨杨氏年事已高,外出购物实在困难,倪裔豹便主动要求做老人的“代购员”,定期会到牛场街上去买米、买油给老人送到家里。

眼瞅着米快吃完了,倪裔豹却迟迟不见踪影,家住村活动室不远的老人便寻了过来,逢人便问:“你们那个看门的人呢?”

这位80多岁的老人并不知道倪裔豹的真实身份,因为经常在晚上看到他在村活动室,便误认为他是村里专门请来“看门的”。

   “看门人”,这个美丽的误会,却正是倪裔豹真实的驻村写照。

曾经在“两山战役”中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倪裔豹并不善于言辞,更像是一个尽忠职守的“看门人”,“看门人”不计得失、任劳任怨的品质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精致的体现。

原洒志乡平桥村,是一个移民村。因为修建光照水电站,原毛口乡共有175户709人搬迁至此,邻里之间难免有些摩擦。搬迁户陶开强就因为盖房子的土地纠纷与熊井组村集体“闹了起来”。

面对这类矛盾,很多村干部并不愿意去“沾边”。可倪裔豹“二话不说”就冲到了第一线,担当起了“调解员”,并且成功地让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2015年7月,由于洒志乡与郎岱镇合并。按照组织安排,倪裔豹从六枝的“最南端”来到了“最北端”——牛场乡牛场村。2016年5月,又根据需要调整到牛场乡大箐村。

驻村的地方不断变化,唯一没有变的是他“看门人”的特质。

在一份手绘的大箐村贫困户分布示意图上,清清楚楚标明了全村467户的具体位置,并用空白、黑、红分类,空白的是一般户、黑色的是贫困户,红色的是倪裔豹包保帮扶的。

牛场乡党委书记张家兴告诉记者,倪裔豹基本上天天都在村里“转悠”, 全村467户,他每一家每一户都到过,贫困户他走访了不止十次,自己包保帮扶的8户,基本上每周都要走上一遍,白天找不到人,晚上也要去看看。  

大箐村地处偏远,条件差,曾经有身边的朋友劝他到乡里自己的房子里去住,倪裔豹都好言婉拒了,已经熟悉农村工作的他知道,在许多农村,白天几乎找不到人,许多工作需要在晚上开展。

在他驻村的日子里,大箐村的活动室每天晚上灯都是“亮”的,这亮光,胜过了白昼的阳光,一直“亮”到了群众心里。

考场

脱贫攻坚是“大战场”,也是“大考场”。

驻村的四年时间里,倪裔豹并不是没有想法。远的不说,单就六盘水而言,杨波、陶正学等脱贫攻坚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就让他发自心底钦佩,他也一直努力向这些先进“靠近”。

倪裔豹身边的好朋友告诉记者,他一直都在四处奔走,希望能够带些项目,哪怕是投资不大的项目,“投”在自己的扶贫村里。

他也曾经很坦诚地跟好友交流:自己“水平一般、能力有限”,没有必要“好高骛远”,一点一滴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辜负组织的信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话是这么说的,倪裔豹更是这么做的。

在平桥村,因为种植玉米的传统习惯,在磨盘河小流域治理工程中,100多户群众不愿意改种茶叶,导致工期拖了两个月都没有正式实施。他“接手”这项工作后,从重点人物“下手”,12天的时间,在13户“刺头”中反复“做思想工作”,反复沟通,实现了“重点击破”,确保了工程的顺利实施。

在牛场村,他为村集体争取了一个门面,并协调了10000元装修经费,将原本破旧的门面修葺一新向社会出租,打破了牛场村村集体经济为零的“尴尬”。

在大箐村,他通过“一事一议”,争取了17.9万元修通了从轿子山组到杉树林组的通组硬化路,打通了制约大箐村经济发展的“瓶颈”。

    ……

细细梳理倪裔豹的驻村工作,“要”来的钱“体量”不大,大多都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上万元的都很少。可是“要”钱的次数多,但凡自己碰到的问题,无论多小,他都想方设法去协调资金,力所能及地给予帮助。

有时候,倪裔豹“很烦人”。

从平桥驻村开始,倪裔豹常常会缠着同事帮助群众代开发票,用于当地群众向政府、学校出售自己种植的蔬菜或者养殖的家禽。

同事兼“死党”田原是他最爱“烦”的人,高峰时期,田原每周都会帮他开出20多张发票。时间一长,田原都有些不耐烦,可倪裔豹依然“以熟相欺”。“你想想这些农民,种点菜、养些鸡能够卖出去,赚点钱是多好的事情,不能因为发票的问题,结不到账而让老百姓饿肚子啊!”

也正是因为这些小小的“烦”人,让六枝特区国税局对税收服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局长孟曼莉告诉记者,围绕着“十分钟办税服务圈”,六枝国税创新搞起了“税收服务进乡镇”,在牛场村铺设了办税点,让税收服务与群众走得更近。

驻村工作,“大开大合”肯定卓有成效,“小打小闹”同样润物无声,甚至更“有的放矢”。

忘我

大箐村村活动室二楼,倪裔豹生前住过的“寝室”还保持着原样。

可折叠的行军床“倚”在墙壁的一角,床下还有一碗尚未扔出去的方便面残渣。

在村支书余国忠的记忆中,面条是这位“第一书记”在村里工作的主食,有时间就下厨煮面条,忙的时候就泡上一碗方便面随便打发。

    “吃面节约时间。”这是倪裔豹生前的口头禅,他经常一碗面条“应付”下,背上挎包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倪裔豹家里的餐桌旁,一箱刚刚做好还没有来得及带到大箐村的面条“静静地”放在那里,睹物思人,妻子常常会看着那一箱面条独自发呆,甚至泪流不止。

倪裔豹的妻子叫冷世丽,是六枝特区水务局的一名普通职工,两人结婚28年,相敬如宾。

除了一个人操持家里的所有事情,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为丈夫去菜市场“擀面条”,每次都是20斤。为了让丈夫能换换口,她常常鸡蛋面、碱水面轮流做,而且每次都要求宽面和细面各做一半。

除了面条,各种咳嗽药便是倪裔豹身边的“伴侣”。

倪裔豹的“寝室”里有一个不大的柜子,上面乱七八糟堆满了各种药物。

消咳喘糖浆、川贝枇杷膏、鼻炎康……还有一些未知的小黑果子,据说也是止咳的草药。

去年11月以来,倪裔豹一直都在咳嗽,因为脱贫的任务重,他一直拖着没去检查,而是自己随便弄些药,当做感冒治。

不止“寝室”,他随身的斜挎包中除了一把小手电,一些文件资料和一个笔记本之外,最多的也是各种治疗咳嗽感冒的药。

也许倪裔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咳嗽”会发展到这么严重。

今年3月,牛场乡驻大箐村的干部郭太国突然发现“倪书记”脚出问题了,走路一瘸一拐的,连坐摩托车都需要别人搭把手才能上去。

村里的群众也发现“倪书记”有些不对劲,咳嗽了半年多不见好,人也一天天消瘦,以前一口气走上几公里不歇气的他,现在走不几步就要停下来坐坐。

    “请个假,好好去检查一下!”身边的人劝他。

    “没事,就是感冒不见好,估计咳嗽扯着神经痛,忙过这阵休息下就好了。”倪裔豹拖着瘸腿,继续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坚持着。

初心

这些日子,倪裔豹的白发苍苍的母亲陈兴俊一直都沉陷在回忆之中。

倪裔豹是个孝子,每次回到村里之前,他会专程来到母亲这里,做一顿早餐,望着母亲吃完才返村。

现在每逢周末,这位86岁的老母亲经常会一个人站在窗口“出神”,因为儿子都是那个时候从村里回来,无论多晚,都会打上一盆热水,帮助脱下鞋袜,蹲下去给自己洗洗脚,并陪着住上一晚。

洗脚盆还放在原来的位置,洗脚的儿子却永远看不到了!

    5月19日下午,已经在六盘水第二人民医院昏迷了好些天的倪裔豹突然醒了。他有气无力地给妻子交代了两件事:“你帮我去一趟大箐,把之前准备拿下去的新制服送给我帮扶的贫困户;还有一张帮他们办的卡,也带过去。”

两件事,都和大箐有关!

此后,他再度昏迷,从此没有醒过来。

听闻倪裔豹去世的消息,牛场村和大箐村的许多村民自发举着花圈来到六枝仙鹤山生态陵园给他们心中最亲近的“倪书记”送行,先先后后来了三拨。

牛场乡干部陈国学见证了倪裔豹驻村的点滴,他满含真情地给这位脱贫攻坚的战友写下了几句话:扶贫攻坚路何艰,鞠躬尽瘁多少人。病魔缠身‘挨到哈’,身患绝症志未催。戴月披星访贫困,风餐露宿找穷根。

语句谈不上平仄,却句句饱含真情,把倪裔豹的工作做了一个生动的刻画。

    6月2日,六枝特区党委书记杨昌显,政府区长方裕谦专程来到倪裔豹家中,深切悼念这位倒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好党员、好干部,并号召全区领导干部学习倪裔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提升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记者手记】


驻村扶贫的“螺丝钉”


采访过许多驻村干部,倪裔豹是其中的一位。

他普通得不能在普通,但是可亲、可敬、可学。

他只是千千万万驻村干部中的普通一员。在他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有的仅仅是这些驻村干部平常工作的“投影”。他身上体现了驻村干部的“本分”——“实实在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踏踏实实”完成组织交代的每一件任务。甘做驻村扶贫的“螺丝钉”,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工作汇集起脱贫攻坚的“正能量”。

2011年,我省启动选派机关优秀干部驻村担任“第一书记”以来,数以万计的共产党员走进农村,走进群众,为脱贫攻坚注入了强大的“动力”,也涌现了一批带领群众同奔致富路的优秀人物。

脱贫攻坚是一场持久战,正是因为有了一大批像倪裔豹一样默默无闻、踏踏实实“既驻村、又助村”的党员干部,我们的脱贫攻坚之路才能越走越稳、越走越远。


上一篇:
下一篇: